gallery_4630_226_129434

Chauncey Maher, The Pittsburgh School of Philosophy: Sellars, McDowell, Brandom, Routledge, 2012, 156pp., $125.00 (hbk)


书评人 | Jeremy Wanderer and Steven Levin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Boston

译者  | 周靖,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候选人

 

马厄(Chauncey Maher)的书有两个目的,一个明确,一个隐在。明确的目的是,通过比较塞拉斯(Wilfrid Sellars)、麦克道威尔(John McDowell)以及布兰顿(Robert Brandom)等人在“人类与世界之间的理性关系”这一问题上持有的观点而为初学者提供打开上述哲学家哲学之门的钥匙(第121页)。隐在的目的在于论述这三位思想家,在某种饶有趣味的意义上,构成了一个哲学学派(第2页)。为了达成这一隐在的目标,马厄的论述集中于这三人对“所予”(the Given)概念的共同拒斥之上,马厄讨论了一系列相关的主题。在这里,所予被理解为一种不依赖于任何其他认知状态的独立的认知状态,然而这种认知状态能够以某种方式对其他认知状态产生作用。

第一章概述了人们为何在哲学中需要披着知觉外衣的所予的一些理由,该章也概述了这三位哲学家为何把所予视为神话。接下来的三章为人们提供了理解拒斥所予的相关思想背景,其中包括他们在信念和概念(第二章)、遵守规则(第三章)以及意义(第四章)等论题上的观点。以这些详实的批评为基础,第五章探究了在不屈从于所予的诱惑的情况下,这三位哲学家如何各自避免怀疑论。最后一章的讨论扩展至具有意向的行动(intentional action)这一论题,因而探究了理论的和实践的理由之间的交互关系如何帮助我们理解概念在理性活动中所起到的作用。每一章都首先引入有待讨论的具体论题,而后给出这三位哲学家在这一论题上提出的大致解决方案,最后在共有的背景下讨论他们思想上的差异。

近来学界对这三位哲人的思想兴趣盎然,然而他们的思想均深邃且难以理解。因此,已经有许多旨在帮助初学者来理解这个三人各自的思想是如何“串联”在一起的书籍出版。[1] 或许因为把他们的思想联系起来讨论颇有必要,马厄的书在这一批书中卓然而出,对于那些痛苦地踯躅在塞拉斯、麦克道威尔或布兰顿哲学门前的学生来说,该书犹如一盏指路明灯。该书行文晓畅、朴实,叙述中不时做出预告和总结,这些都有助于读者理解哲学家思想中的难点、问题以及不足之处。该书因此也成功地达到了其明确的目的。考虑到所谈论问题的难度,它斩获了实实在在的成果。      

对于那些已经熟悉这三位哲学家著作的读者来说,则会被该书的隐在目的——这三位思想家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了一个哲学学派——吸引。不幸的是,作者在这一方面讨论不足,以致不能令当初那些充满好奇心的读者心满意足。对“匹兹堡哲学学派”的讨论或许会令人联想到“法兰克福学派”,但前者缺乏后者所具有的一些特征,例如正式的组织以及对哲学目标、事业的清晰表达。那么,为何还声称这三者构成了一个“哲学学派”呢?马厄的回答是“他们构成一个‘学派’的主要意义在于……他们不只是一个群体……他们有着相同的关切点和观点(第2页)。”这一答案正是全书隐在达成的目的,该书也是在这三位哲学家在“关于经验、概念规范和意义这些观念上”(第120页)所具有的大量一致观点的背景下来讨论他们思想上的差异。然而,对他们共同点的强调并不能充分地说明他们构成了一个学派。毕竟,许多哲学家,包括匹兹堡大学的哲学家以及不是匹兹堡大学的哲学家,在理解经验、观念、规范以及意义等问题上,都会牵涉到对所予的讨论,尽管他们并不属于“匹兹堡哲学学派”。即便是马厄认为这些哲学家自认为自己属于该学派也于事无补。例如,麦克道威尔就曾拒绝人们把他视为是“‘匹兹堡新黑格尔主义’哑剧马的后腿。” [2] 故而,如果非得称他们属于某个哲学学派,作者尚需更多的论述。

对这三人共有的兴趣点和思想内容的关注不仅不足以证明他们形成了一个哲学学派,这样做还有误导性,因为作者对他们共同性的反复强调会导致对他们思想之间的差异讨论不足。

举自然主义的问题为例。正如马厄所正确指出的那样,三位哲学家以不同的方式抵制所予神话,认为心灵和意义是一种规范的现象。用塞拉斯的话说,精神状态(mental states)仅能在理由的空间之中才能具备内容,才能起到认识论的作用。马厄关注的焦点在于,展现三位哲学家对这一洞识的揭示时,对心灵和意义,以及关于知识的非-基础主义理论做出了怎样具体的规范功能主义式的说明。但是,他几乎不关注如下事实:每一位哲学家在规范性和自然世界之间的关系问题上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观点,而这一事实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微不足道的问题。例如,对于塞拉斯而言,“显像”(manifest)与“科学映象”(scientific imgae)两者是如何联系起来的这一问题是所有哲学家必须回答的首要问题。对他来说,对所予神话的批判,以及随之而来的对心灵和意义的规范功能主义式(normative functionist)的说明,这三点论述背后有着更大的图景:在对心灵的自然主义解释中,思想与内容如何被结合在一起。塞拉斯认为,在采取自然主义式的转向之前,人们必然先采取这一规范性的转向,因为,不然,人们便会重返所予神话,转而重新接受旧有的桀骜不驯的自然主义中预设的抽象实体。马厄的解释并没有让人们认识到,塞拉斯不仅积极地阐明关于心灵、意义、知识、意向等概念的理论,他还兴致勃勃地探究如何借助这些理论,在明显的图像中“保留显像”的存在性,同时认为这些现象本质上承认了彻底的自然主义的处理方式。

布兰顿和麦克道威尔均反对塞拉斯同时怀揣这两种理论目标。但布兰顿接受的是彻底的规范主义,麦克道威尔则认为我们应同时抛弃塞拉斯所谓的修正的哲学实践(revisionary philosophical practice)。因为麦克道威尔的观点与塞拉斯的观点差别更大,我们先来讨论麦氏的观点。在第五章中,马厄详细解释了麦克道威尔的知觉意向性(perceptual intentionality)的观点,这一观点可以避免在所予神话和融贯论之间摇摆。然而,马厄没能关注如下事实,即对于麦克道威尔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解除和缓解在两种理论空间(即自然的逻辑空间和理由的逻辑空间——译者注)之间摇摆而产生的理论上的压力与自然主义式的焦虑。由于文化传统的影响,我们不加反思地在法则的领域和理由的空间之间划出界限,规范所掌控的精神事件如何获得经验上的支持变得神秘。麦克道威尔的目标并不在于揭开这一神秘性的面纱,而是通过给我们做一些“哲学上的提醒”来熄灭回答这一问题的渴望。麦克道威尔提醒我们,自然包含了“第二自然”。

这里有两个关键点。第一点是,麦克道威尔所谓的“第二自然的自然主义”喻示着一副相当不同的自然图景,这种自然主义截然不同于塞拉斯眼中的自然。麦氏阐明这一图景的理论目的并不仅仅在于解决自然世界的规范性如何可能的问题,或受规范性支配的精神事件如何可能有着指向世界的内容,麦氏的目的还在于向我们表明,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在第四章中,马厄描绘了麦克道威尔作品的这一特征,即“哲学寂静主义”,这是一种抵制积极给出解释(而布兰顿认为这些解释是必要的)渴求的策略。但是寂静主义并不是只是抵制给出解释的渴望,它还是治疗性的哲学实践的题中之义。治疗性的哲学实践旨在帮助我们超脱于给出“单边”解释的义务感,而给出解释的病源在于上文所提到的自然主义的焦虑。当马厄提及麦克道威尔和塞拉斯(以及布兰顿)哲学实践上的差异时,他未能进一步深究。

在对马厄做出上述指责时,我们并不是全盘否认他的工作。我们认为这三位哲人的确具有可以适用“匹兹堡哲学学派”这一名号之处,并且这一适用之处不局限于他们所具有的共同之处。首先,这三位哲学家都身在一种特殊的解释传统之中,这一传统中的每一人都承继了某一权威前辈的论题,并彼此交流、讨论,他们也一并义务性地担当起了评价后起之秀的责任。我们在发展这一思想时便会牵涉到对塞拉斯、麦克道威尔和布兰顿著作关键特征的讨论——他们每一人不仅都认为自己的哲学研究受惠于这种解释传统,还均自省自己的哲学思考在这一传统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这便要求人们探究他们思想中未被仔细探究的部分,例如布兰顿在《勇士之死》(Tales of The Mighty Dead)对理性传统的反思,以及麦克道威尔所认为的“语言是传统之家”这一伽达默尔式的思想。这也会要求人们探究康德和黑格尔的主题在他们思想中所起到的作用,并考察布兰顿和麦克道威尔对塞拉斯具体接受的程度。有人或许还会提及例如罗蒂这样中间人的关键作用。清楚的是,对这些特征的论述在马厄非历史性的论述中无迹可寻。

我们已经认识到这本书在完成其明确的目标方面比完成其隐在的目标方面获得了更大的成功。考虑到这一点,该书作为导读性的启蒙读物仍具重要价值。然而,我们不理解为何出版社会把这本书定位为一本研究专著,并为这薄薄的一本书定了125美元的高价,试图出售给那些上了几门哲学课的研究生。这种行为实为可耻!我们愿意把这本书推荐给对这一研究领域怀有兴趣的学生,但考虑到此书的价格,我们便不会推荐了。

 

注释:

[1] These include: de Gaynesford (2004), deVries (2005), O'Shea (2007) Thornton (2004), Wanderer (2008).

[2] McDowell (2002:98).

 

参考文献:

de Gaynesford, M. (2004). John McDowell. New York: Polity.

deVries, W. (2005). Wilfrid Sellars. Montreal: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McDowell, J. (2002) "Knowledge and the Internal Revisited", Philosophy and Phenomenological Research lxiv: 97-105.

O'Shea, J. (2007). Wilfrid Sellars. New York: Polity.

Thornton, T. (2004). John McDowell. Montreal: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Wanderer, J. (2008). Robert Brandom. Montreal: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在哲学书评网上阅读此文:http://www.zhexueshuping.com/articles/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